甘肅元鑫貿易有限公司

國企專家:薪酬改革只有高層看得到的地方動了

發布時間:2016/4/11 14:27:16

一份央企上市公司高管的年薪排行榜單,讓央企薪酬改革的話題再次成為熱點。
  近日,有媒體從48家央企發布的年報中,梳理出了上市央企的總經理、總裁等高管的薪酬。分析后發現,高管薪酬同比下降的有18家,同比漲幅過100%的有4家,48家上市央企總經理平均薪酬由2014年的97萬元上漲至2015年的107萬元。此外,該榜單還顯示,上市央企高管的年薪差距頗大,去年收入最高者和最低者的薪酬相差約600萬元。
  自《中央管理企業主要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以下簡稱《薪酬改革方案》)于去年1月1日正式實施以來,在央企集團層面,很多中管干部與職業經理人的薪酬水平逐漸拉開。多位專家表示,央企集團的二三級公司和地方國企,將會是下一步國企薪酬制度改革的方向。
  薪酬與企業績效掛鉤
  在這份上市央企高管的年薪排行榜單中,同為上市央企的高管,去年收入最高和最低者的薪酬相差了大約600萬元。


  根據各上市央企的年報,中國國際海運集裝箱(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集集團)總裁麥伯良去年的薪酬高達637.3萬元,位居第一;而收入最低者為云南銅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南銅業)總經理高貴超,去年年薪僅為6萬元。
  如此懸殊的差距在以往公布的央企上市公司年報中較為罕見,與去年公布的央企上市公司高管薪酬數據對比后,這種差異表現得更加明顯。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教授劉昕表示,以往在國企高管薪酬問題上一味限薪的做法“有點極端”,可能導致一些被限薪的高管或者中層管理人員出走,這對央企本身的經營來說是比較危險的信號。
  劉昕認為,目前央企上市公司高管薪酬的差距愈加懸殊,說明央企薪酬制度改革取得了一定成效,遵循了按照企業經營績效和行業發展情況給央企高管市場化定價的規律。
  公開年報顯示,歷年來,中集集團總裁麥伯良的年薪收入在眾多央企上市公司高管中都比較高。2015年,麥伯良的年薪高達637.3萬元,2014年為574.5萬元,而在2010年~2012年,麥伯良的年薪則分別為596.22萬元、957萬元和998萬元。
  在麥伯良獲得高年薪的背后,中集集團2015年實現營業收入586.86億元。業內人士指出,在國際貿易和投資持續低迷,原油價格屢創新低,金融外匯市場波動等大環境下,取得這樣的成績著實不易。在集團年報發布會上,中集集團董秘于玉群在作業績說明時也指出,雖然營收、利潤同比有所下滑,但總體利潤率并未降低。
  高管年薪最低的云南銅業,發布的年報則顯示2015年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66.56億元,同比下降9.21%。比營業收入下跌更令人擔心的是,2015年云南銅業實現凈利潤2595.43萬元,同比下降64.58%,每股收益0.018元。
  劉昕表示,自《薪酬改革方案》落地實施后,央企負責人的薪酬與企業績效緊密掛鉤,央企經營業績好壞,直接決定了其負責人的薪酬高低。
  記者注意到,在48家央企上市公司總經理年薪榜單中,去年效益欠佳的能源、銀行等行業的央企上市公司高管的收入均有所下滑。
  中國神華能源總裁韓建國的年薪,已從2014年的123.84萬元,下降到去年的73.1萬元。兩大石油企業總裁的年薪也幾乎被“腰斬”,中石化總裁李春光薪酬由2014年的97.29萬元下降至2015年的52.5萬元,降幅為46%;中石油總裁汪東進薪酬從113.7萬元下降至73.4萬元,降幅35.44%。
  而在長期以來收入都較高的銀行業,高管年薪也隨著利潤率一起下降。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的年報顯示,其高管年薪較2014年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有的降幅也超過50%。
  例如,中國工商銀行2015年年報顯示,該行董事長姜建清的總薪酬為54.68萬元,行長易會滿總薪酬為54.68萬元。而在2014年,姜建清、易會滿的總薪酬分別為113.9萬元和108.9萬元。
  對此,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稱,同一行業內上市央企高管的薪酬下降甚至“腰斬”,背后有行業利潤下滑的原因,這也是央企經營成果與高管薪酬直接掛鉤的一個信號。

wapcpw一码中特猛料